“琼瑶来报——浙江李琼瑶文武京昆专场”浙江开演

2018-12-03 13:50:17  
《洪母骂畴》李琼瑶。主办方提供
《洪母骂畴》李琼瑶。主办方提供

  中新网浙江新闻12月3日电(谢盼盼)她是中共党员、她是国家二级演员。她1997年毕业于浙江艺术学校,同年进入浙江京昆艺术剧院工作,浙昆“万字辈”优秀青年演员。主攻老旦兼娃娃生,师承程海鸾、翁国生、彭更年、张金龙、谷好好、陆永昌、王梦云等京昆名家(按学艺的时间顺序)。——她就是李琼瑶。

  琼瑶基本功扎实,文武兼备,嗓音透亮,行腔优美,吐字清晰,表演声情并茂,可塑性强。代表剧目有《劈山救母》、《洪母骂畴》、《出猎》、《寄子》、《哪吒闹海》、《小放牛》、《牡丹亭》、《小萝卜头》、《寻太阳》、《未生怨》等。

  “琼瑶来报——浙江李琼瑶文武京昆专场”分别在2018年11月28日浙江杭州浙话艺术剧院,12月1日上海周信芳戏剧空间,连演两场。

  此次专场,李琼瑶同时演绎昆剧《劈山救母》中的沉香(娃娃生)、京剧《李逵探母》中的李母(京剧老旦)、昆剧《洪母骂畴》中的洪母(昆剧老旦)。这三出不同行当的京昆经典剧目,充分展现了李琼瑶的文武兼备、昆乱不挡的强劲实力。

  剧目的配演演员也是阵容强大:琼瑶将与浙昆国家一级演员项卫东、国家二级演员洪倩、优秀青年演员程会会共同合作昆剧《劈山救母》。特邀上海京剧院国家二级演员董洪松、浙江京剧团国家一级演员陈瑞云与琼瑶共同演绎京剧《李逵探母》。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陆永昌老师将再次与琼瑶师生同台,联袂演出昆剧《洪母骂畴》。

  此次专场更是邀请到了上海昆剧团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蔡正仁老师,为琼瑶助阵演出,蔡正仁老师带来的《牡丹亭•叫画》。由浙艺13届昆剧班的吴心怡、王恒涛主演的《牡丹亭•惊梦》,再加上浙艺13届昆剧班十几位女生的花神们的更为演出增添一抹亮色。

《劈山救母》李琼瑶。主办方提供
《劈山救母》李琼瑶。主办方提供

  从李琼瑶开始学戏到现在,一数也已经有26年了。戏曲将她人生的前1/3填满,慢慢地也会填满后面的2/3,3/3……

  从京剧到昆剧,从老旦到娃娃生再回到老旦,人生的道路充满转角,谁也不知下一个路口是怎样的光景,唯有热爱是指引前进方向的罗盘,唯有努力是让自己无愧过往的方式。

  1992年,李琼瑶12岁。4场考试,让她从浙江温州来到了杭州,加入了92京剧班。那时候的她并没有意识到,12,4,92,这几个数字会成为开启她戏曲之门的密码。

  艺校的生活非常简单,琼瑶脑子里就一门心思地练功。规定6点练早功她就5点开始练;排练厅锁了就翻窗进去练;午休时间吃完饭就练。在那里她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伙伴。

李琼瑶生活照。主办方提供
李琼瑶生活照。主办方提供

  最初练唱的时候,李琼瑶的气息运用地不好,大嗓子过宽了,“立音”(立音是一般的脑共鸣,音色高亮)也不好,老师建议她通过喊嗓来锻炼各个发声部位。于是她只要有时间就到排练场大声喊出“唔”、“伊”、“啊”等单元音,由低而高,由高而低,反复进行,之后再进行唱段练习。放假回老家时,为了不影响邻居,每天早上琼瑶都到离家一公里的河边里去喊嗓,练习“数葫芦”。

  渐渐的,她的嗓音日益嘹亮圆润,气力充沛,口齿清晰有力,并开始保持耐久能力。李琼瑶犹记当时老师说的:练习不急于爬音阶喊高音,要从气、声、字结合练起。这三者的关系应该是气为音服务,音为腔服务,腔为字服务,字为词服务,词为情服务。这些掌握了,唱腔也会好起来。

  后来老师根据个人的特点分配行当,因为她那个时候小嗓子完全没有,就定了老旦这个行当。

  李琼瑶的第一出老旦戏是《钓金龟》。同样是女性,老旦需要用真嗓唱,即大嗓、本嗓。演唱时,气从丹田而出,通过喉腔共鸣,直接发出声来,显得苍老。真嗓要唱得高、亮、柔、细,将年长妇女的声音特点体现地淋漓尽致。这些唱腔可以通过练功克服,但一个不到二十多岁的孩子需要扮演老人,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当时指导她的老师程海鸾说艺术都是来源于生活,于是她就去观察老人的言行举止、姿态神情。他们的言行举止都是缓慢的,他们的神情是安静而稳重的,如此反复琢磨,一个稚嫩却初具雏形的老旦诞生了。

  刚离开艺校,分配到京剧团的那会儿是李琼瑶戏曲生涯的一个分转折点。因为自身条件的限制,当时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戏可演。对戏曲的倔强、好友的陪伴支撑着她不放弃练功,每天坚持和武旦们一起练走出场、小翻、蛮子、挺空、原地前后桥、台蛮等高难度功夫。汗水在空中挥洒,梦想似气球缓缓飞远。

  正当李琼瑶的雄心壮志被逐渐消磨时,一个机遇,或者说一个挑战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浙江昆剧团《寻太阳》剧组的男一号翁国生老师生病,“保俶”角色要人替,翁国生老师见她基本功还不错就推荐了她。“保俶”是娃娃生,李琼瑶是唱老旦的,以前虽然没有娃娃生的基础,但是她还是接了这个角色。翁老师是个要求很严格的人,加上又带着病,教她时费尽心力。李琼瑶很感动,也更加激励她拼命练习,最终她成功完成了“保俶”的人物塑造。

  “寻太阳”一天最多时要演5场,角色又没有A.B档,所以两百多场的演出,又是武戏,李琼瑶都一肩挑,这几乎让她遍体鳞伤,而她还是咬咬牙默默地挺了过来。后来,因演了“保俶”这个角色,她被调入浙江昆剧团,成为了昆剧的娃娃生兼老旦演员。

  从京到昆,从老旦到娃娃生,李琼瑶投入了无限的时间练习,生怕听到别人说她唱昆剧有京剧的感觉,唱娃娃生有老旦的影子。在排练的过程中,李琼瑶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比如京剧与昆剧咬字不同的地方;比如念白方面突出孩子的奶声奶气的特点,发音要靠前。即便是演孩子,孩子也有不同的性格特点,不同的年龄阶段,所以不能千篇一律。

  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她的这些努力也逐渐在舞台中得到实践。

  每当谈到谷好好老师,琼瑶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谷老师悉心传授了很多武戏给她。比如《出猎》里的咬脐郎。这里面武戏很多,咬脐郎亮相后就是一大段骑马驰骋的舞蹈动作,又有掏翎子、大转身等的形体动作。在和谷好好老师学习咬脐郎一角中,她深深体会到,武旦这一行当,包括演咬脐郎和伍子这一类角色,一定要有较为扎实的基本功,并要有一付好嗓子。谷好好老师上课非常认真负责,不厌其烦地指导她,各个动作组合每天至少要练30遍以上。亮相的眼神看哪里,亮相时手摆哪里,发声部位一个字一个字领着琼瑶找,谷老师的教学细致入微。

  《李逵探母》的指导老师是王梦云老师。京剧出身的李琼瑶很怕王梦云老师,说是“怕”,其实更多的是一种“敬”,是一种对于自我的严格要求。多年没有在舞台上表演京剧了,琼瑶经常担心得半夜醒来还要再听上课的录音。王老师八十岁的高龄一遍一遍带着琼瑶练习,引导她找方法,把京剧的东西一点一点再捡起来。

  老旦戏《洪母骂畴》是李琼瑶传承的一部戏,总体完成比较成功,得到了专家老师和领导的肯定。凭这部戏,在团里的业务素质考核中她获得了最高分。这出戏展现了洪母的家国情怀,在剧情设计上很有层次感,人物心理的展现也是慢慢递进的,还有唱腔的设计也很讲究。李琼瑶认真地结合历史背景,阅读了大量的资料,去揣摩人物心境。这个戏的每个环节,她都是精心设计过的,比如洪母出场的“引子”,因为角色刚刚上场,要给观众留下第一印象,并使他们停止议论,安静下来,所以“引子”应是声调较高,不急不慢。这出戏是陆永昌老师指导琼瑶的,她非常感谢陆老师的严格要求。陆老师指导她说“引子”是角色自己兴趣志向的自我剖析,韵律性极强,必须好好练。另外陆老师特别注重唱念,从劲头、发声位置,情绪,有一个字头不达到要求,就绝对不让通过。

  《小萝卜头》是团里的雏鹰计划推出的剧目,由李琼瑶担纲主演,她十分珍惜这次机会。为了演好这出不同以往的现代戏,她阅读原著,观摩电影,更是亲自前往重庆实地考察。在30多场的下基层演出任务中,有几次是在室外搭台。冬天零下的温度,凛冽的寒风,“萝卜头”那单薄的破布衫起不到任何保暖的作用。但是为了演出的形象和质量,李琼瑶就这么“清凉”得上了舞台。到新昌革命老区演出时已经是最后的五场,她突然得知自己已怀上身孕。《小萝卜头》武戏多,她的角色又没人可替。为了剧组的同事,为了观众,她能想到的也只有“戏比天大”这四个字。

  在浙江新昌演出时,有一位革命老人天天来看。他说这个戏特别好,他看了很感动的,让他回忆起了过去的岁月。他还专门给李琼瑶写了一封感谢信,信里提到,“贵团送《小萝卜头》这台戏来新昌演出,受到了新昌人民的欢迎,我已经看了六次了,前面看情节和内容,后面看演艺,贵团的演员演出水平基本优良,特别是要提的小萝卜头的扮演者李琼瑶小姐,唱腔演艺都优,受到台下广大观众的喝彩和掌声”。

  一直努力付出的事情得到他人的认可,这给了李琼瑶更大的动力。

  《四杰村》要演出时,排练时间特别紧张,表演重武打和绝技的运用,主教老师又是外请的,李琼瑶努力克服困难,积极参与。她把在学校里练得基本功全部重新捡起来,开始练高难度的技巧动作。如,出场、云里前桥、原地前桥、蛮子等等。这些技巧动作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长时间没有练习,加上女人生完孩子后,身体柔软度和体力完全不如以前,可以说是很难完成,但她还是咬咬牙,练!然而,让大家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,临近演出,她的大腿筋受了伤,来不及恢复,为了不影响演出,只好做了应急处理,接下来的就全靠琼瑶的毅力!演出那天,当听到台下观众给予她阵阵的掌声,以及演出结束后观众鼓励的话语,她是满心的温暖。

  一晃已经26年了,戏中她是《洪母骂畴》里的洪母,是《出猎》里的咬脐郎,是《劈山救母》里的沉香,戏外她是艺校的老师,是许多活动会务组的工作人员,是共产党员。

  李琼瑶接受了艺校的邀请,担任学生们的早课老师。戏曲讲的是口传心授,每一句唱念都要严格要求,反复练习,甚至一个出场都要练上几百次。她带学生练身段、练基本功,做到除演出时间外,每天一早准时出席。李琼瑶认为教学不仅仅是为了传承昆剧,也是一种演员对之前演出的自我反思、在思考,并且对自己在舞台上呈现的人物的重新塑造。同时她也特别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加强昆剧老旦这个角色,规范老旦的唱法,把老旦“立”起来。(完)

[编辑:徐逸艺] 来源:中新网浙江
×